河北省大城縣的王進軍,因雇凶傷人被判故意傷害罪成立,因此獲刑。認為自己被冤枉,王進軍一直在申訴。
  就在王進軍服刑期間,當年被指受他雇佣去傷人的奚昆鵬落網。奚昆鵬最終因故意傷害罪被判刑,他的口供並未提及王進軍,法院也沒有認定奚昆鵬是受人雇佣。
  王進軍認為這是明顯的錯判,希望法院糾正。4月22日,記者從河北省高院相關人士處獲悉,該院安排專人就王進軍的申訴進行協調,已查閱王進軍案的案卷,但目前尚無結果。
 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張劍
  舊案重提
  1998年春節期間
  因朋友出老千鬧矛盾
  4月22日,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縣汽車站的一間辦公室內,45歲的王進軍邊抽煙邊翻看判決書,他自言自語地說:“既然真凶都抓住並判刑了,為什麼還不糾正我的案子。”
  王進軍自嘲道,他的經歷與聶樹斌有類似之處,不過好在自己被認定的不是命案,“和聶樹斌相比,我是幸運的,最起碼我還活著”。
  時間回溯到1998年
  春節期間,在大城縣經營客運業務的王進軍與朋友王全,應在縣法院當法警的田再勝邀請,和別人一起玩牌。
  王進軍說,大家都是熟人,所以對輸贏不太在意。可玩了幾天后,王進軍和王全發現,這次的輸贏有些不正常,“幾天下來,我輸了千元左右,王全也輸了不少。”王進軍起了疑心。
  在一次牌局結束後,王進軍拿過擲骰子的器具並砸爛,終於發現了其中的貓膩,“裡面有一塊磁鐵,我當時就知道為什麼總是輸錢了”。雖然平時關係好,但王進軍和王全還是一致指責田再勝,認為他這樣做不厚道。爭吵幾句後,幾人不歡而散。
  雖然經歷不快,但在朋友說和下,王進軍、王全和田再勝一起吃了頓飯,田再勝認了錯,此後煙消雲散。
  2001年3月
  三年後朋友被人捅傷
  三年後,2001年3月8日下午1點多,田再勝上班時被人在法院院內捅傷,經鑒定為重傷。由於事件的性質惡劣,大城縣警方進行了調查。警方懷疑過王進軍,但又排除了。經過調查,在大城縣工作的奚昆鵬被鎖定為嫌疑人,案發後奚昆鵬逃跑。
  奚昆鵬曾在王進軍手下打過工。就在田再勝被捅傷的當天,奚昆鵬還曾向王進軍打聽田再勝。王進軍回憶稱,當時,喝得醉醺醺的奚昆鵬來到自己的汽配廠,問他認不認識“水”(田再勝別稱),王進軍如實相告,稱“水”就是田再勝,在法院工作。此外,他還勸告奚昆鵬喝多了別在外面瞎轉趕快回家。王進軍說,他沒有想到奚昆鵬不但沒有回家,反而去捅傷了田再勝,他並不清楚兩人為何會結仇。
  奚昆鵬和田再勝的事並未引起王進軍的註意,他依然經營自己的客運生意。
  2007年7月
  因雇凶傷害被判6年
  2006年3月27日,王進軍突然被警方帶走。警方訊問他時,他才知道自己涉嫌黑惡勢力。警方還提到田再勝被捅傷一事,當時認定,王進軍因當年被出老千一事記恨田再勝,指使奚昆鵬作案。王進軍說,警方要求他對這件事做供述,“他們讓我承認是我雇佣指使奚昆鵬乾的,但是我沒有乾過,肯定不會承認”。
  此後,廊坊市檢察院對王進軍提起公訴,認為他涉嫌故意傷害罪、尋釁滋事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。其中,尋釁滋事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,是因為王進軍經營客運過程中與人發生衝突。而故意傷害罪是因為,王進軍涉嫌雇佣奚昆鵬扎傷田再勝。
  2007年5月10日和6月28日,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兩次開庭審理此案。在審理中,王進軍對涉嫌故意傷害罪堅持不認罪,對其他兩項罪名沒有否認。王進軍的辯護律師葉成立則為王進軍做了無罪辯護。針對王進軍指使他人捅傷田再勝,葉成立認為,這項指控的證據完全不能成立。
  廊坊中院的判決書顯示,認定王進軍指使奚昆鵬捅傷田再勝的證據,有幾份證人證言,但沒有王進軍本人的供述。
  2007年7月2日,廊坊中院做出一審判決,認定王進軍故意傷害罪等三項罪名成立,其中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,數罪並罰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。
  2009年7月
  終審罪名不變仍申訴
  王進軍不服,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訴。2007年11月,河北省高院裁定,撤銷原判決,案件發回重審。
  2009年4月,廊坊中院再次做出判決,王進軍被指控的三項罪名依然成立,刑期被改為9年,其中故意傷害罪一項的量刑仍為6年。認定王進軍所涉嫌的三個罪名,並沒有補充新的證據。
  對於這一判決,王進軍依然不服,再次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訴。經過審理,2009年7月,河北省高院做出了終審裁定,維持廊坊中院的判決。在終審裁定中,對於王進軍的犯罪事實,裁定書稱“原審判決書基本事實清楚、基本證據確鑿”。王進軍說,當時他依然不服判決,堅決否認指使奚昆鵬捅傷田再勝,“不是我做的,我絕不會承認,我堅持要申訴”。
  在服刑期間,王進軍沒有停止申訴,但他的申訴都被駁回。2011年4月,針對王進軍的申訴,河北省高院在回覆中稱,因奚昆鵬在逃,且沒有相關充分證據支持申訴理由成立,因此駁回申訴,原判決應予維持。
  2012年3月
  傷人者獲刑未定受雇
  2011年9月7日,外逃了10年的奚昆鵬在湖北武漢被大城縣警方抓獲。
  奚昆鵬對當年捅傷田再勝一案做了交代。他供述稱,2001年3月8日中午,他和兩個朋友聚餐後回家,在路上遇到了田再勝等人。奚昆鵬認識其中兩人,但不認識田再勝。奚昆鵬和熟人開了幾句玩笑,但不知為何卻被田再勝辱罵。奚昆鵬惱怒欲和田再勝理論,被同行的兩個朋友勸住並離開。在回家路上,奚昆鵬問兩個朋友,認不認識剛纔罵人的那個,一名朋友回應稱,“我認識,大家都叫他‘水’”。
  奚昆鵬很快打聽出“水”的真實姓名和工作地點,隨後糾集幾個人,到大城縣法院找田再勝,並最終將田再勝捅傷。
  2012年3月底,大城縣法院做出判決,認定奚昆鵬為當年捅傷田再勝的真凶,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。目前,奚昆鵬仍在監獄中服刑。
  一直堅持申訴未果的王進軍家人認為,真凶已經落網並受到法律製裁,王進軍卻依然背負著“雇凶傷害”而在監獄服刑,這明顯是不正常的。由於在獄中有立功表現,2012年12月底,王進軍服刑期滿出獄。在出獄後,王進軍又開始了申訴之路。
  一年多後,王進軍的申訴仍然沒有結果。今年4月22日,王進軍說,對於當年被判刑的其他兩項罪名,他不再提出異議。但對於故意傷害罪,他肯定會堅持申訴,不想背負惡名。他認為,事實已經很清楚了,當年田再勝被捅傷與他無關,沒有犯這個罪,就應該撤銷對其故意傷害罪的判決。
  最新進展
  河北高院派幹部協調
  今年4月22日,記者從河北省高院相關人士處獲悉,河北省高院已經接到了王進軍的申訴,並指派了一名高級別的幹部專門負責協調,已經查閱過王進軍當年案件的案卷,但是能否糾正當年的判決,目前還沒有結論。
  河北省高院認為,根據現實情況,最快的糾正方式應當是王進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,由最高人民法院做出裁定,由河北省高院再審。沒有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,河北省高院也可以進行糾正,但過程將會非常漫長。
  對於王進軍的遭遇,多名資深刑辯律師在看過有關案卷後認為,王進軍當年被指控的是雇佣奚昆鵬捅傷田再勝,如果認定其有罪,應當充分查明其作案動機、作案前預謀、作案中協助、作案後安排逃跑等環節。王進軍和他人在1998年產生矛盾,但3年後又指使別人去報複,從動機上來說比較牽強。
  而作案前預謀、作案中協助、作案後安排逃跑等事實,也都沒有確鑿的證據加以佐證,因此認定為故意傷害明顯有些勉強。而奚昆鵬已經落網,且也承認了是他和田再勝之間有矛盾,沒有受別人指使而去報複田再勝,法院也有了判決。在這種情況下,王進軍當年被認定為指使奚昆鵬作案,顯然已經與事實相矛盾。相關法院應該對這起案件進行詳細審查。  (原標題:男子入獄多年真正凶手出現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專賣

fd21fdlnw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